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求職資訊>新聞關注>

機遇何在:人才流動與遷徙報告2020

時間:2020年05月26日 作者:未來智庫 來源: 未來智庫

 

引言

人才流動,是經濟活力的源泉,也是個人成就職業夢想的路徑。不管是企業還是個人,2019年都是在探索中尋找新生機的一年,2020年初,疫情影響之下,人才流動出現阻滯局面,但我們相信,疫情之上,人才流動與遷徙的大勢仍在。多中心人才格局深化,城市群內流動加速,行業與崗位間的跨界求變破圈求生仍將成為2020年的機遇所在。

職場人的離與去,背后是產業變遷與機遇變化。脈脈數據研究院基于脈脈平臺的大數據分析,結合問卷調研與專家訪談,形成《脈脈人才流動與遷徙趨勢報告2020》,揭示人才流動現象背后的驅動因素,探尋職場機遇的新方向。

1、尋找機遇之城:城市人才爭奪戰新版圖

1.1人才凈流入:深圳第一,杭州領先北京廣州

2019年人才凈流入排名前十城市

經濟重心的變化與人才流動互相影響,正重新塑造中國城市的格局。一線城市人才吸引力座次重排,新的城市被選中。

2019年,中國GDP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別是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重慶、蘇州、武漢、成都、杭州和天津,但GDP排名并非就是人才吸引力排名。脈脈平臺大數據顯示,杭州替代廣州,與深圳、上海、北京共同站穩人才流入第一陣營,廣州與成都組成第二陣營,其他諸如西安、長沙、鄭州、武漢等等新一線城市共同組成第三陣營。人才向一線大都市流入的趨勢仍然明顯,比較流入數量可見,排名前十的城市中,處于第三陣營的城市,人口流入量顯著低于第一、二陣營。

北京優勢仍然明顯,分析北京、上海、廣州及深圳四個一線城市的人才流出目的地前三名可見,北京“掐尖式”吸引人才最為明顯,上海、深圳、廣州的人才流出目的地中,北京均占有一席之地。

北上廣深人才流動

廣州、深圳與上海的人才與所在城市群的融合更為緊密,長三角的蘇州杭州、珠三角的東莞,都有效承接了中心一線城市的人才溢出。而北京周邊的城市群的人才承接能力則較弱。離開北京的人才,以南下為主,上海、深圳和杭州成為前三的去處。杭州正毫無疑問成為吸引人才的“機遇之城”。

1.2東莞就業競爭度超過北上廣,杭州人才供需兩旺

就業競爭度數據根據脈脈平臺的求職人數與招聘崗位供需比計算得出。就業競爭度高,意味著找工作的難度也高。

公開數據顯示,2019年,深圳與廣州的常住人口分別增長了41萬和40萬。與此同時,珠三角城市的就業競爭度高于其他地區,東莞、佛山、廣州與深圳的就業競爭度均位居重點城市前十,2019年的諸多國內外事件,對以外向型經濟為主體的珠三角影響深刻。而疫情的影響,進一步沖擊全球供應鏈,將繼續對珠三角產業發展帶來壓力,影響就業選擇。

北京的就業競爭度排名前列,在一線城市中最高,也說明北京求職者們所面臨的壓力。北京近年來嚴控人口規模,但如何繼續保持產業競爭力,創造更多高質量就業崗位,也成為北京需要面對的問題。

根據浙江省統計局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末,杭州市常住人口首次突破1000萬,達1036萬人,與2018年相比,增加了55.4萬人。在人口流入大幅度增加的情況下,杭州就業競爭度遠低于許多一二線城市,顯示供需兩旺的人才流動局面。

1.3 35歲以上離職者,成都比杭州更吸引人

35歲職場人都去哪兒了”是2019年職場人討論的一個熱點,35歲去哪里發展?脈脈大數據給出答案:有人選擇繼續奮斗,有人選擇回歸生活。

35歲離職人的主要城市選擇,依然是“奮斗城市”北上廣深。不過,杭州在35歲職場人的選擇城市里并未進入前五,步入而立之年的職場人們,更喜歡生活氣氛濃厚的成都。

離職人城市去向TOP535歲離職人城市去向TOP5

1.4 2019年,中部三城人才競爭激烈,武漢仍是機遇之城

中部城市在人才流入上不僅落后于東部沿海城市,更落后于西部城市成都和西安。疫情之上,中部的武漢、長沙與鄭州三城,在互相競爭的同時,或更須思考如何進一步發揮中部區位優勢。

中部三城市中,擁有最多一流大學的武漢,正面臨來自鄭州等城市的挑戰,2019年,鄭州在人才凈流入上小幅領先武漢。不過,綜合比較2019年人才流入與就業競爭度情況可見,武漢潛力仍在。2019年,武漢就業競爭度上,低于同屬中部的長沙和鄭州,也低于西部城市西安、成都與重慶。

簡而言之,2019年,在武漢找工作的難度,在中西部主要城市中是最低。而2020年,疫情毫無疑問將對武漢的人才引進和保留產生巨大負面影響,但考慮到2019年武漢所積累的發展勢能,若能痛定思痛,重新出發,相信仍可迎來新機,保持“機遇之城”的位置。

1.5城市群人才流動:長三角珠三角已形成多中心格局

以中心城市為基礎,推動城市群經濟發展已經成為中國的政策共識。中央層面正力推以中心城市和城市群作為主要空間載體,促進區域間要素流動,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

脈脈數據研究院分析了長三角、泛珠三角(含廈門)、京津冀及中部城市群中主要城市的前三位流入流出目的地。長三角和珠三角的圈內城市人才融合顯著高于京津冀,區域內城市人才互相流動頻密。

長三角和珠三角兩大區域正在形成多中心的人才吸納格局。在傳統中心城市上海之外,杭州正成長為人才流動樞紐型城市,蘇州等城市也緊隨其后。珠三角城市中,位于廣州和深圳之間的東莞,正崛起成為新的人才樞紐。“一個區域多個中心”的人才格局,將會帶來更為頻密的城市圈城市的競爭與融合,也給尋找新發展機遇的職場人帶來更多選擇。

值得注意的是,長三角與珠三角這兩大城市群間人才流動并不緊密。長三角城市中,僅有杭州的人才把深圳作為主要目的地,其余城市均以“圈內+北京”流動為主。同樣的,珠三角的人才流動也均以區域內城市和北京流動為主,鮮有向長三角流動。

長三角城市人才流動

珠三角城市人才流動

京津冀城市人才流動

中西部城市人才流動則仍以圈外流動為主。唯一的圈內頻密流動,發生在成都與重慶之間。

中西部城市人才流動

1.6IT互聯網產業繼續向二線城市擴展,熱招研發替代基礎技術崗

城市熱招崗位TOP3

部分城市2019年熱招崗位TOP3

2019年,各城市繼續力推互聯網等新經濟產業,尤以上海最為顯著。2018年的數據可以發現,上海主要對金融人才的需求最為旺盛。而2019年熱招的崗位TOP3則都變成了互聯網相關崗位,且以開發等技術崗為主。2019年,以拼多多、小紅書、B站等為代表的上;ヂ摼W企業,顯著推高了上;ヂ摼W人才的需求。

而二線城市的互聯網產業人才需求,也正在向研發等核心崗位傾斜。廈門、珠海,杭州、南京等城市招聘的互聯網人才中,過去測試、運維等基礎技術崗人才需求旺盛,如今對技能要求更高的研發、產品相關崗位人才更為熱門。

1.7上海職場人平均年齡一線城市中最高

重點城市職場人平均年齡

城市中職場人的年齡,也反映著城市人才的活力和未來的發展潛力。北方城市的平均年齡整體偏高,整體上不難發現,年輕的職場人在城市選擇上,更傾向于珠三角地區和南方城市。

一線城市中,廣州、深圳相比北京更受年輕人歡迎,而上海人才的平均年齡在一線城市中最高,甚至高于很多新一線城市。

廈門也頗為年輕化,其職場人平均年齡低于許多一二線城市。環境宜人,工作壓力小,是很多人選擇定居的原因。

2、尋找機遇之業:冷熱兩重天下的行業生存

2.1重點行業招聘趨勢:互聯網行業需求逆勢抬頭

脈脈大數據顯示,2019年包括互聯網、金融、文化傳媒在內的多個行業人才出現流出,而行業趨勢交疊疫情影響,則讓不同行業的招聘需求開始出現分化趨勢。

IT互聯網行業的招聘需求在20201月降到了谷底,不過,在疫情造成全面影響的2月份,IT互聯網出現了招聘需求的小幅抬頭。疫情對所有行業都帶來了嚴重沖擊,但也激活了一些在線業務模式的發展空間,在線教育、醫療以及辦公協作工具等領域需求看漲,危中有機。

IT互聯網行業20191-20202月招聘需求量趨勢

而更多行業仍然處于低谷。通信電子行業、金融、教育培訓、汽車、房產建筑、文化傳媒、醫療醫藥等行業的招聘需求受疫情影響均處于谷底,但預計不同行業在第二季度將迎來顯著的需求分化。

部分行業20191-20202月招聘需求量趨勢

2.2跨界跳槽如何走:真的都去做保險了?

跨圈流動,跨行轉型,成為觸碰到職業天花板的各行業人才,獲得新機遇的路徑。

疫情下備受關注的醫療醫藥行業,2019年轉行的前三大去處為生活服務業、IT互聯網與金融業。預計未來國家將出臺更多政策,吸引更多優質人才加入醫療醫藥行業,尤其是提升一線醫護崗位的職業吸引力。

2019年,生活服務業取代金融行業,成為IT互聯網人才離職后的首要去處,金融業和房產建筑業分別位列二三位。

不過,細看互聯網人去往的生活服務業領域,自由職業或創業占了顯著部分。追求更為“自由的狀態”,無論是財富自由還是生活自由,成了互聯網人們離職的重要原因。

行業間人才流動

行業間人才流動

對互聯網人轉行所選的金融業公司進行分析發現,選擇人數排名前五的公司,均為中國平安與中國人壽旗下公司。保險行業在2019年涌現大量人才需求;ヂ摼W人去往保險行業,更多也并非簡單賣保險,而是“互聯網+保險”的結合。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房地產建筑行業;ヂ摼W行業人才去往地產公司時,排名前列的仍是互聯網與地產業務相結合的公司。

2.3房地產就業壓力最大行業,通信電子與交通物流存機會

2019年各行業就業競爭度

受到調控政策及需求等多方因素影響,房地產行業在2019年風波不斷,就業競爭度也同樣高企,位居各類行業中第一。在疫情的影響下,地產行業預料將繼續承壓。

汽車行業同樣正在經歷變革,2019年新能源補貼退坡,國六排放標準實施,造車新勢力狀況頻發,行業面臨著新一輪的淘汰和洗牌,這也使得行業人才面臨高就業競爭壓力。

通信電子行業一直處于低就業競爭度情況。許多通信電子類專業的畢業生,更加青睞于互聯網金融等收入更為豐厚行業,一些硬件公司苦于找不到高質量核心研發人才。上海市集成電路行業協會秘書長徐偉曾在媒體表示,我國集成電路專業的畢業生人數在20萬左右,但是只有不足3萬人進入集成電路行業從業。

預計疫情后,新的基礎設施建設將會展開,5G、智慧物流等將迎來可觀增長。把目光更多瞄準“通信電子”、“交通物流”等就業競爭度低的行業,不失為一個轉行跳槽的策略。

3、尋找機遇之所:職場人的離與去

“前天還一起趕項目加班的同事,第二天起就再也沒有出現在辦公室里。”這些消失者是誰?離開后去向了何方?

經濟大勢、行業變化以及疫情困局,影響著各個崗位的人才需求,也敲擊著每個人的“飯碗”。崗位供需圖譜的變化,揭示職場人的起落,也可以成為職場人們規劃職業成長路徑的參考。

3.1設計與運營人才求職壓力位居前列,算法人才供不應求

競爭度最高、最低的崗位TOP10

崗位就業競爭度,受到人才供需情況以及崗位自身技能要求等因素的影響。

2019年就業競爭度最高的崗位前兩名都是設計師崗,分別為UI設計師和視覺設計師。而算法類崗位的就業競爭度最低,行業人才基本仍處于供不應求階段。

相比而言,運營崗被普遍認為是門檻較低的的崗位,這也使得從事運營相關職位的職場人,面臨更大的淘汰壓力。

3.2互聯網“新BAT"人才格局已定,金融人才繼續破圈

人才來源企業與人才去向企業

人才來源企業與人才去向企業

百度一直被稱為互聯網界的“黃埔軍校”,脈脈往年的《人才遷徙》報告也表明,百度一直在給其他互聯網企業輸送人才,2019年也一如往常。

2019年,京東也成為了新的人才輸出大戶,華為、美團點評、滴滴出行和搜狐搜狗等,都是京東人才流向的主要公司。

2019年,拼多多也是黑馬般的存在。數據顯示,拼多多的人才來源前三位都是大廠,分別是騰訊、阿里和京東。這家曾經被媒體視為面向“五環外人群”的公司,如今已吸引了眾多五環內的精英人才加盟。

不過,互聯網行業人才的“圈內流動”特點十分明顯,主要企業的人才來源與去向均仍為互聯網公司。相比而言,許多傳統行業正加速破圈,視數字化轉型為出路所在。

螞蟻金服、京東金融等有互聯網基因的金融公司,仍以互聯網公司間流動為主。傳統銀行中,國有四大行人才主要仍是在金融證券類公司之間流動,而總部位于深圳的招商銀行,則“互聯網化”了許多,不管是流入還是流出,都有不少阿里、字節跳動等互聯網公司的身影。

人才來源企業與人才去向企業

3.3字節跳動取代百度,組成互聯網人才流入的新BAT陣營

騰訊和字節跳動成了人才的超級吸納者。

BAT之間的人才流動,近年被字節跳動的強勢發展打亂了原有的節奏。

脈脈大數據顯示,2017年時BAT人才間的流動還是三家之間的“三國演義”。到了2018年,字節跳動強勢加入,成為百度和騰訊人才的去向之一。2019年再接再厲,與AT兩家組成新的BAT人才庫。

TMD之間,從2018年開始就形成了字節跳動單方面吸納美團點評和滴滴出行兩家人才的局面。

4、成為待機青年,提升職場免疫力

疫情短期影響求職預期與行為,但長期而言,仍需看到疫情之上的諸多趨勢變化,提升“職場免疫力”來應對職業發展不確定性。

4.1求職者調低就業預期,跳槽不漲薪接受度達64%

為了解整體就業形勢疊加2020年初疫情對求職者態度的影響,脈脈數據研究院在2月中旬以網絡問卷形式訪問了1054名求職者,并將結果整理成為《20202月疫情下的職場人求職態度調查》報告(下稱“2月求職態度調查”),此次調查顯示,41%的職場人意識到未來一年,找到好工作會變得更加困難。

您認為未來一年的求職者會更符合以下哪種情況?

面對不確定的未來,職場人也開始調整“跳槽=漲薪”的求職的預期。64%的職場人表示,未來一年可以接受不漲薪跳槽。這一情況也并非單純受形勢影響而降低薪資預期,更多原因包括部分職場人更重視轉換工作帶來的長期整體收益,以及對工作穩定性可靠性的考慮多過薪資。另一個可以佐證的投票是,脈脈2月份站內話題的投票中,有七成左右職場人表示,受疫情影響更加青睞“鐵飯碗”。

未來一年,您接受不漲薪跳槽嗎?

4.2招聘市場出現分化:如何吸引觀望型人才成重點

雖然求職者預期降低,但這并不意味著招聘人才的工作變得容易。2月求職態度調查顯示,44%的職場人推遲了開始找工作的時間。

疫情對您的求職計劃造成了哪些影響?(多選題)

雖然部分企業的減員會釋放出部分人才,但由于顯著比例的求職者推遲跳槽,企業的招聘將面臨更多壓力。不過,推遲跳槽并不代表求職者對新職業機會采取拒絕態度。脈脈平臺大數據顯示,從2020225315的短短20天時間,使用“可以聊”功能的活躍用戶數量便增長了1.8倍。“可以聊”是脈脈針對觀望機會的人才,所推出的輕意向表達功能。點擊“可以聊”意味著該位人才雖然沒有主動投遞簡歷,但實則對機會持開放態度。企業需要采用社交互動,長期溝通管理等方式,提升針對這類“待機”人才的獲取效率。

活躍用戶中使用“可以聊”功能用戶數量變化趨勢

4.3“職場免疫力”意識提升,開啟“待機”模式

不在危機之下慌忙尋找新機會,而是長期經營個人職業品牌,手有機遇心頭不慌。這種被動但不消極,積極自我提升來等待機會到來的“待機”狀態將更為常見。

脈脈平臺大數據顯示,自春節以后,脈脈上更新個人主頁的人數呈顯著上升趨勢,在3月初達到高峰并一直延續。個人主頁可以理解為個人的職場經歷與個人職業品牌,這一行為變化顯示,疫情并未封住職場人對“機遇”的期待,反而出于抵御風險等考慮,進一步加強了職場人自我提升的愿望。職場人已經在為機遇的到來做各種準備。

20201-3月脈脈用戶中積極更新個人主頁信息人群數量變化趨勢

脈脈的2月求職態度調查顯示,63%的職場人認為人脈能夠提升找工作的效率,認為打造個人品牌也可以提升求職效率的占比59%。

你認為以下哪些行為可以提升找工作的效率?(多選題)

建立良好人脈,持續而有效的互動,塑造個人職業品牌,讓好機遇主動上門,成為應對不確定性的長效法則。

正如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所言“從來機會只給有準備的人。在今天的危機環境下,許多年輕的職場人都很善于利用新的工具,重構自己的知識體系,尋找創新的機會點,在恐懼中發掘‘向死而生’的勇氣?赡茉诤芏嗄旰,我們會殘酷地對自己說,感謝那場新冠肺炎,它把我們逼到了絕境,但也讓我們重新發現了新的可能性。”

(報告觀點屬于原作者,僅供參考。報告來源:脈脈)

如需報告原文檔請登錄【未來智庫】。

來源: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7635095487069077&wfr=spider&for=pc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多乐彩中奖注数